你焦慮嗎?黨報刊文反思全民焦慮的時代之殤
發表時間: 2011-10-21來源:

 

 成因:速度的代價

  急劇的社會變化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外部刺激和挑戰,整個社會范圍內也就出現了全面的焦慮。

  《傷痕》作者盧新華說,“傷痕文學可以是一個永恒的話題。”過去有傷痕,現在也有?;蛟S,焦慮正是當下中國社會的一條傷痕,它刻在很多人心上。

  對于“全民焦慮”的成因,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社會心理學系李強教授認為,這是速度的代價。“中國用30年走過了其他國家一兩百年的歷程,急劇的社會變化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外部刺激和挑戰,整個社會范圍內也就出現了全面的焦慮。”

  以4個城市數千戶居民為樣本,有學者對我國社會轉型期城市人群心理壓力情況進行心理測量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社會轉型的變化與競爭、不確定性等壓力源是形成焦慮的主要原因。

  此外,民生保障不健全及社會不公現象,加劇了中低層民眾的焦慮感。“入園難”、“看病難”、“就業難”、“買房難”等問題,大多數人必須面對。加之,“四大名爹”、社會貪腐、分配不公等現象,導致社會心理失衡,強化了普通民眾對現狀和未來的不安。

  痛苦有時源于選擇的多元。李強補充說,社會的開放和多元,一方面給人們升學、擇業、擇偶和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等,提供了更多自由選擇余地;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心理沖突的增多和焦慮的出現。

  還有分析指出,信仰的相對缺失,崇權拜金主義盛行,也是導致全民焦慮現象的一個原因。一項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賺到錢才能“賺”到幸福,錢多才幸福。這種衡量標準讓人陷入永不知足的狀態。

  破解:個體疏導與政府著力

  焦慮,關乎個人與家庭幸福,關系社會和諧穩定。如何解決,需要個體與社會共同著力。

  天津心帆心理輔導中心賈曉波主任發現,前來接受心理輔導的人當中,近70%都有焦慮、壓抑、抑郁等心理困擾。

  焦慮的產生是因為對可預計的、即將到來或發生的事有所擔心,怕應付不了。賈曉波從個體的心理調試提出了三方面的建議:

  首先,認知調整。正確的自我認知是進一步找到解決焦慮的途徑的首要條件。做到正確自我認知、自我判斷,才能正確地看待生活中所遇到的問題,找到解決焦慮的辦法。

  其次,情緒調節、疏導。出現焦慮之后,找到一個合適的宣泄途徑,釋放不良情緒,通過自我調節擺脫焦慮的情緒。

  最后,藥物治療。如果嚴重到一定程度,應尋找專業心理咨詢機構咨詢,根據醫生幫助選擇通過藥物治療。

  焦慮,既是一種個人心理困擾,也是一種“社會病”,它不僅關乎個人與家庭的幸福,更關系到社會和諧穩定。

  有分析認為,破解社會焦慮,政府應承擔營造“大環境”的責任。改革開放30余年,在舉世矚目的高增長背后,中國政府意識到社會心態失衡等社會問題必須妥善解決,讓民眾真正分享改革開放的成果,過“幸福有尊嚴的生活”。轉變經濟增長模式,構建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創造和諧、公平、正義的社會環境,提升社會管理水平,正成為政府努力的方向。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楊雅彬認為,“制定政策時,政府還應充分考慮政策的科學性、連續性和社會影響,減少因政策的不連續性等因素導致民眾對未來的不確定感,減少對個體造成刺激和重大挑戰。”

  此外,楊雅彬認為,解決焦慮還要從教育入手。經歷了知識、勞動技能、人格三個維度的公民教育后,“自身有能力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困難,人與人之間存在人文關懷,違背社會規則現象減少”,就可以削減產生焦慮的心理土壤和外部環境。而辦好教育,是政府分內之責。

    我想改變生活,可沒有自己的時間

    小楊 中國人民大學巡邏保安

    我老家在河北涉縣,今年19歲,初中畢業就直接上了技校學電焊。畢業后,因為學歷不夠,工作很難找,最后被朋友介紹來人大當保安。

    雖然成家還是5年之后的事兒,工資少和不自由是讓我最焦慮的。一個月1400元,保險什么的還要扣一堆,雖然是包住宿,但一個月下來也攢不下錢。每天工作6個小時,三班倒,為了多賺點還會加班。聽說過幾天要改成每天兩班4小時一換的巡邏,這樣整個人就被拴在這兒了,啥都干不了。

    我看人大也有五六個旁聽的保安,也有的在外面學管理啥的。我也想學點東西,可現在沒有什么自己的時間。我很想回到高中再讀書考大學,回來找個好工作,擺脫現在的生活。

    (高健采訪整理)

    下一刻,我在焦慮為什么停止焦慮

    譚輝 北京時尚飲品店經理

    我老家在云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來北京已經6個年頭?,F在經營著兩家時尚飲品店,生意還算不錯。一直沒開第3家店的原因是合適的員工難找,管理起來乏力。員工流動性實在太大,一個月店里總要走兩三個人,一個店面也就是3-5個員工。由于人數需求不大,職介公司都不愿合作,每次招聘只好在網上發帖,沒有找到新員工時,就自己臨時充數。

    最近物料成本不斷上漲,做配料用的糖、奶粉都在漲,花生由原來的8元一斤漲到10元,飲品的價格卻只能照原價賣。我們這一行,很容易就碰到“天花板”。市場競爭激烈,不是你贏就是我輸。掙不到錢,焦慮生意;掙到錢,焦慮未來。如果有一天我沒有焦慮,那下一刻我肯定在焦慮我為什么停止焦慮。

    (吳盼盼采訪整理)

    無可逃避的現實擠壓

    嚴曉紅 網絡房產信息公司中層

    2009年我來到上海,一直從事與房地產相關的行業。在上一家公司呆了一年半,薪資不見漲,職位上也沒有上升空間。熟悉的環境、缺乏挑戰的工作讓自己產生惰性和莫名的失落感,進而演變成怕被生活甩在后面的焦慮感。

    于是我選擇跳槽,6月份來到新公司,職位上有了一個小的提升。加薪仍舊是個很現實的問題。上海的生活成本太高,扣除房租、車費、生活費,還有不可避免的各種應酬交際,所剩無幾,也難怪有“白領=工資白領了”的調侃。而在這個欲望都市,更好的生活品質卻不停在誘惑著、挑撥著我們的焦慮神經。

    轉眼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對于婚姻除了“他是不是那個對的人”之外, “工作不久的他沒房沒存款,我是否準備好了要跟他一起奮斗?”“他值不值得我在未來的一天放棄這里的一切去往他所在的城市”等現實問題同樣擺在面前。

    (黃潔瑩采訪整理)

    留北京還是回云南

    趙明月 北京某高校碩士生

    這些天,我哭得死去活來,終于還是要做這個痛苦的決定。父母一直希望我畢業后回家鄉發展,留在他們身邊。雖然一直沒有答應,但心里卻縈繞著這份焦慮:留京還是回云南?

    上周父母專程赴京“游說”,爭執到激烈時,父親撂下一句狠話:“你要是在北京,那我就死在云南。”聯想到幾個月前家鄉一位朋友的父親突然病故,那一刻我淚如雨下。

    北京,是我多年求學之地,這里有我珍惜的同學、朋友和戀人,有各種機遇誘惑。但近年“逃離北上廣”的熱議也常讓我輾轉反側,面對人才飽和、高房價和行色匆匆的生活,我能堅持多久?

    漸漸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回云南,可以照顧他們,也能過更高質量的生活。我知道,回家鄉會是當下一條“正確”的路,只是面對北京這座城市和這些人,心里還會有不舍和掙扎。

    (周劍采訪整理)

    硬著頭皮執行工作

    黃強 某副縣級政府官員

    作為一個副縣級政府官員,最讓我感到焦慮的,主要是工作上的事。我很努力地去工作,但所做的事情卻不符合客觀經濟規律,或者不符合民生要求。

    前幾年政府決定推行一種新的種植方法,能使畝產收益提高,政府也會提供經濟補貼。本來是很好的事,但農民積極性并不高。用新的種植方法,農民要增加大量的勞動和配套設備的投入。一年算下來,總收益是提高了,但除去成本,農民獲得的凈收益卻下降了。政府的初衷是幫助農民致富,但執行起來卻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

    這些道理我都懂,可任務傳達下來,還要硬著頭皮做工作。眼看著自己參與的事情往不好的預期發展,干著急沒辦法,這能不焦慮嗎?

    (黃強為化名 梁巖采訪整理)

    微言

    @noir_:這些天抑郁、焦慮,很嚴重。很受折磨。好像每次沒幾天就一個周期。一段時間就會歇斯底里發作一次。對不起愛我的家人和關心我的朋友們。話之刻薄之尖酸……可無法控制住自己。傷害了你們。好難受。但愿明天能好一些。

    @stone張:大城市焦慮。每天伴隨的是上下班高峰期擁堵的公共交通;長期共存的是不斷飛漲的房價。

    @再沒有什么泡沫格子:我的焦慮來自我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悲觀期許。胖子一走,我覺得接下來的半年中我就一個人在北京,不說舉目無親,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我特別恐懼這種孤獨感。還有他走后,一些瑣事都得我自己來了,比如買電、網購等,我不是不會,是我覺得巨煩。再加上其他方面也突然都不能合我心意,我就消沉了。

    @科學松鼠會:壓力與焦慮,屬于心理學“應激”(Stress)的范疇。面對類似的壓力,有人茶飯不思,有人則大而化之。這些差異有沒有生理學基礎呢?《自然》刊登論文稱,小鼠腦部杏仁核內一種名為Neuropsin的蛋白及其相關的信號通路在對應激后小鼠的焦慮行為進行調控。

    (記者 石暢整理)

 

    焦慮新名詞

    官心?。航陙?心理問題對官員們的影響愈發明顯,被稱為“官心病”現象。

    社交焦慮:社交焦慮是一種與人交往的時候,覺得不舒服、不自然、緊張甚至恐懼的情緒體驗。

    選擇焦慮:人面對大量的自由選擇時,會不知所措,于是寧可逃到沒有自由的環境里去,以尋求安全。

    此外,還有稅焦慮、政績焦慮、道德焦慮、信息焦慮、文化焦慮、購房焦慮、婚姻焦慮、教育焦慮等新名詞不斷涌現。

劉文博繪

  焦慮:蔓延至各階層

  從東部都市到西部農村,從普通民眾到達官巨富,焦慮如同揮之不去的空氣,蔓延至社會各個階層。

  10月10日,世界精神衛生日。當日上午,心理衛生專家在鳥巢西側廣場為北京市民提供心理咨詢和精神指導時發現,焦慮是市民咨詢最多的問題。

  千里之外的上海,一家心理研究機構日前通過對1000戶城市家庭的問卷調查得出結論:快樂正悄然地離民眾遠去,而焦慮已成為現代人的心理病。

  “內心緊張不安,擔心要發生什么不利的事,感到不愉快”……從東部都市到西部農村,從普通民眾到達官巨富,焦慮如同揮之不去的空氣,蔓延至社會各個階層。

  國家人口計生委日前發布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1》顯示,新生代農民工已占農民工整體的47.0%。他們的青春因收入低、難融入城市、未來走向不明、疏于照顧子女等而沾滿太多焦慮。

  與此同時,焦慮、抑郁等“官心病”也讓部分官員陷入心理困境,官員因之自殺的新聞時見報端。身居社會中間層的普通市民,或憂心就業、買房,或為子女教育發愁……

  一條微博可以折射普通民眾的焦慮情緒:“我的股票賠得底掉,房貸還差90萬,老板還經??酃べY,買的家具是達芬奇的,買的醋是勾兌的,買的奶粉是有添加劑的,想買車要搖號,想增加工資老板又不同意,即使走在路上碰到李雙江他兒子也就算了,就怕碰到‘李剛’他崽,非死即傷。”

  有分析認為,中國正進入“全民焦慮”或說“公民焦慮”時期,而這是現代化路上的陣痛。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七八十年代的韓國,焦慮情緒同樣蔓延,自殺率提升。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日本人妻丰满熟妇久久久久久_精品少婦無碼一區二區三批_日本看片视频区一区二_久久综合无码人妻系列